霂澈w

最近沉迷叶蓝,给疯狂撒糖的夫夫俩打call!!!热爱各种rpg game,阴阳师半a,长期躺在MCU和sk的大坑底(。

【授权翻译】When He’s Not Even Trying(上)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44615

作者:qwartooty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授权:


 译者:这个作者超级可爱!她还有两篇冰尤同人文,这篇上半部分最亮的绝对是神助攻大佬披集,下半部分等我慢慢翻。有能力的小伙伴建议直接去看原文w
          以及这里是第一次做翻译,没有beta,意译了很多地方,有什么翻得不太对的地方请不要客气地指出来。


Summary:

       “你有什么癖好吗?”

        维克托惊讶地低头看向披集,“你说什么?”

       “迷恋的东西,激起欲望的开关,一样能让你大喊'Oooh!Wow!Yeah!'的东西。”

       “我知道kink是什么,但你为什么要问我这种问题?

       “不要显得那么震惊嘛,我正在做一个心理学课题。而且我刚刚才告诉过你了,只是你只顾着沉迷勇利,完全没听我在说什么。”披集说。

      

       (写于第七滑走后,在本文里维克托开窍了,披集有点贱贱的,而勇利则在疯狂地寻找继续让维克托惊喜的方法)

                       ~~~~~~~~

        勇利盯着那该死的光标,他脑子里和面前屏幕上的搜索栏一样一片空白。他应该输入些什么呢?【让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惊喜的方法】?【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乐于看见的东西】?【怎样让一位世界著名的花样滑冰冠军看你的表演时不会走神】?

        

        勇利呻吟着,绝望地把前额砸在键盘托盘上。如果这样的搜索真的能得到任何结果的话,那还真是个奇迹。

      

        他能听见从空旷的酒店大堂的另一侧传来的,前台的职员正在更换酒店钥匙卡的声音。那机器发出的click-chink,click-chink声不断地刺激着他的神经。勇利徒劳地把前额压在键盘上,希望自己足够疲累,能够忘记这一切去睡觉。

        

        然而,如果这样做的话,他就需要回到他和维克托同住的房间去,那个现在正好是勇利问题的源头的维克托。

     

        愚蠢的,健忘的,心不在焉的维克托。

    

      “我不认为那是个使用电脑的好方法。”一个声音切断了勇利的思绪。


        勇利坐直了身子,迅速用手遮住了电脑屏幕,在这一过程中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锐声响。披集对他朋友惊慌的举动扬起了一边的眉毛。


      “哦,披集!”勇利从电脑后面向他露出歉意的微笑,“很抱歉我在颁奖仪式之后马上就离开了。恭喜你夺得第一名!”


      “谢谢!也恭喜你……你还穿着你的表演服吗?”当他看见勇利的外套底下露出的衣服时,他的语气转变为介乎于关心和惊讶之间。


      “我—我还没有回过我的房间。”勇利真诚地希望披集不要问为什么。


      “为什么?”披集问道。他的目光落在了他们之间的电脑上,“你在做什么呢?”


      “没什么。”


        披集怀疑地哼哼着,在酒店为客人提供的电脑桌旁走来走去。勇利缓慢地把手从屏幕上挪下来,担忧着他的额头可能已经用某种方式,把他想法中的那些有关维克多的清晰语句转移到了键盘上。


         幸运的是,唯一显示在搜索栏里的东西是一串ygttttttfgttttttttttttttttiiiiuuu


       “看到了吧?真的没什么。”勇利说着,为他的额头终究没有精通于打字而放宽了心。


        披集的嘴角抽搐起来,“好吧,我的确告诉过你那不是个使用电脑的好方法。现在,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勇利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他只是把脸埋进了自己的手里。“没出任何事情,我只是……没什么[1](nothing)。”


        披集猛地把一只手拍在了桌子上。“胜生勇利,你怎么敢这么说!你并不无足轻重(nothing)!”


      “你知道我的意思,”勇利说着,把手从脸上拿了下来,“只是一点小事。”


        披集的脸色阴沉下来,“什么小事?”


        勇利立刻感到心情很糟,他让他的朋友不必要地为他担忧了。


      “我……”他开口说道,但当一个念头击中了他时,他的声音逐渐减弱了。向披集寻求建议合理吗?披集会不会为帮助他的竞争对手而感到抵触?


        在勇利决定好他要怎样做之前,披集猛吸一口气,睁大了他的眼睛。“哎呀,”他说,“我完全明白了。”


      “你明白了?”


      “噢,勇~利~”披集几乎要唱起来了,他脸上的笑容有点太诡秘了。他用手指轻敲了敲勇利的鼻子。


       “嘿—!”


      “与时间有关,”披集说着,向上一跳坐在了桌子上,“好吧,把一切都告诉我。”


        勇利担心地摸着鼻子,“你确实知道我在说什么?”


      “当然啦,这很明显。”


      “很明显吗?”勇利沮丧地问道。他在花滑表演时陷入了恐慌的事真的那么明显吗?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在和披集谈话,他们多年来一直在一起滑冰。如果谁注意到了的话,那就会是他。


      “我准备好了,就等你了。”披集渴望地说。


      “为什么你要像那样看着我?”


      “像哪样?”披集咧嘴一笑。


      “你摆出你的八卦脸了。”


      “这有问题吗?”


        勇利眨了眨眼,他的忧惧在眼镜后被放大了。“我只是不知道你对我的问题这么感兴趣。”


      “显而易见!但我们不能熬夜熬太晚。我明天必须早起,要赶在航班前去练习。”


        勇利的表情被点亮了一些。“我也是!”


      “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披集做了个鬼脸,“我宁愿睡个好觉。噢,还有在你倾诉之前,只要明白我全心全意地支持着你,所以不要有所保留哟。”


        勇利突然觉得喉咙发紧,他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眼眶不要湿润起来。他太感激有披集这样的朋友了。


      “谢谢,”他几乎要哽咽了,“说正经的,披集。感谢你是这么好的一个朋友。”


        披集耸了耸肩,“我真的没有那么棒,有很多人会做同样的事。”


      “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会帮助竞争对手的人。”勇利指出。


      “你在说什么?”披集惊骇地问道,“我没有在与你竞争!”


      “什么—是的你在。”


      “不,我肯定没有!”


      “呃,披集,我们俩都在竞争。”


      “但我不想要维克多!”披集大声喊道。


        他们盯着对方。


        Click-chink

        

        Click-chink

   

        Click-chink


        勇利用力地咽了一下口水,“你—你在说什么?”他嚅嗫着。


      “你又在说什么?”


      “我的表演?”


      “你的表演?”


     “为国际大奖赛准备的,”勇利说着,谨慎地看向披集,“我们将会在那相互竞争。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在俄罗斯发挥得不错的话。”


        披集垂下头,完全丧失了他之前的渴望,“勇利……”


      “如果你不想的话,你没有义务来帮我,”勇利说着,摆了摆手,“你刚才认为我们在讨论什么来着?”


        披集向他一挥手,“别想这个啦。我依然会帮你的,即使这不是关于……那方面。为什么你会觉得你的表演有问题呢?我认为它看起来很棒。”


      “今天维克多在我表演时一直心不在焉的。”


        披集向那个酒店员工射去一记眼刀,对方不幸地并没有注意到。


      “还有呢?”披集转回头来看向勇利。


        当勇利继续说下去时,他能感受到自己脸上的红晕都蔓延到了脖子根,“我告诉他请一直注视着我,只有我。老天啊,当我对你说出这句话时那听起来可真蠢。我知道这似乎很幼稚,但如果我能让他只看着我一个人,那我就有勇气继续滑冰。在今天的比赛过后,话虽如此,我很害怕他或许已经厌倦了。假如他不愿意做我的教练了于是开始在比赛中与我对抗而且再也不看我滑冰了还当面嘲笑我然后说'勇利是谁啊'我该怎么办?”


      “维克多永远不会说'勇利是谁啊',”披集插话到,“在这方面就相信我吧。除非你穿得像个苏斯博士[2]书里的角色,那你当然得立刻po到Instagram上来让我看看。”


      “好吧,但你觉得我现在该怎么做?”勇利继续说到,“我已经尽我的所能在最后的跳跃上让他出乎意料了,我更早时本来想过增加一个四周跳来让他保持注意力,但我觉得需要改变的是我的节目组成,而不是我的跳跃技巧。”


        披集竖起他的食指,“首先,我需要几秒钟来无声地庆祝一下事实上我是对的,这从始至终都和维克托有关。我只是有点担心你头盖骨的硬度能不能吃得消。”他停顿了一下,让勇利暂时沉浸在困惑中。然后他竖起了第二根手指,并补充道,“其次,如果你想给你的节目组成加点料,我当然是那个你应该与之讨论的人啦。你想往你的表演里增加一些激情,对不?一些能让维克多移不开视线的东西?”


        勇利坐得更直了些,“你真的会帮我?”


       “只有一个条件,”披集说着,他的眼睛亮得发光,“你得让我先做一点调查。”

       TBC

                       ~~~~~~~~

[1]这里勇利说的nothing是没事的意思,但披集故意曲解了。实在没法用中文协调一下就直接贴解释了2333

[2]苏斯博士(Dr.Seuss)是美国著名的儿童文学家,教育学家


后文地址:http://hailyoi.lofter.com/post/1d0ece77_df1779d

评论 ( 4 )
热度 ( 121 )

© 霂澈w | Powered by LOFTER